圣城被炸震惊伊斯兰世界 穆斯林担心沙特的稳定

圣城被炸震惊伊斯兰世界 穆斯林担心沙特的稳定
图为爆破地址浓烟滚滚。“这是对伊斯兰自身的进犯!”沙特圣城麦地那4日晚发作自杀爆破,不只轰动了国际第二大伊斯兰教圣城,并且直接冲击着正在度斋月的穆斯林的心灵。这是恐惧分子初次针对伊斯兰圣地发起突击,美联社报导称,爆破现场的许多朝圣者感到愤恨——“怎么会有人敢在这个崇高的月份、这样崇高的当地发起突击?!”美国闻名伊斯兰学者哈隆·莫卧尔称:“毫无疑问,这是对全国际穆斯林史无前例的进犯!”由57个国家组成的伊斯兰协作安排称,这些突击妄图损坏沙特的安稳,沙特的安满是“该区域和伊斯兰国际安全与安稳的柱石”。德国新闻电视台称,此前,西方曾屡次责备沙特是“某些极点分子的最大赞助商”,但最近发作的系列恐惧突击显现,恐惧安排已初步“争吵”。连串爆破震慑沙特沙特3个城市4日接连遭到自杀爆破突击,其间麦地那的爆破形成4人逝世,5人受伤。沙特安全部分宣布的声明称,4日昏礼(日落时分的礼拜)前后,麦地那的保安部队人员发现一名可疑男人正通过停车场向先知清真寺方向走去,当保安人员企图阻挠他时,这名男人引爆了身上的炸弹腰带。有目击者称,爆破导致邻近建筑物剧烈轰动。沙特阿拉比亚电视台播映的画面显现,先知清真寺内次序较为正常,但远处浓烟滚滚。先知清真寺是伊斯兰教最崇高的当地之一,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安葬之处。阿拉比亚电视台称,这是恐惧分子初次针对伊斯兰教圣地展开恐惧突击。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日报导,沙特现任国王的第五个儿子、麦地那区域埃米尔费萨尔·本·萨勒曼亲王连夜前往先知清真寺观察,并与人们一起做礼拜。沙特官方新闻社报导称,礼拜充满了“不为违法事情所动的精力气氛”,费萨尔表明,突击者是“伊斯兰的敌人”。“一连串的爆破震慑了沙特阿拉伯”,德国《法兰克福报告》报导,4日早些时候,沙特什叶派城市盖提夫、美国驻吉达总领馆邻近均发作自杀爆破突击,这是沙特初次一天之内接连遭受3起突击。澳大利亚《悉尼前驱晨报》以为,接连3起爆破显然是协调一致的突击举动。沙特内政部5日表明,承认麦地那圣寺发作的自杀炸弹突击为恐惧突击。现在尚无安排招领这一系列事情,但沙特安全部分以为“伊斯兰国”(IS)难脱关连。“恐惧分子正在变得张狂!”英国广播公司(BBC)说,麦地那在伊斯兰国际里是仅次于麦加的圣城,曾是伊斯兰崇奉强大的初步。公元622年,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遭到虐待,因此率众迁往麦地那,这段迁徙的进程被后世称为“希吉拉”,并成为伊斯兰历法的初步元年。麦地那城市的中心先知清真寺,则是先知穆罕默德在迁往麦地那后亲手建造的清真寺,然后包含穆罕默德以及“四大哈里发”中的两位——阿布·伯克尔与欧麦尔也都安葬于此。BBC国际部中东业务主编艾伦·约翰斯顿说,在圣地麦地那的先知清真寺邻近发作这种自杀炸弹进犯事情,使全球穆斯林感到惊慌。圣地遭受恐惧突击的新闻敏捷登上了5日沙特《生活报》和埃及《消息报》等阿拉伯媒体的头版头条,这些媒体都称“恐惧分子正在变得张狂!”埃及议会5日宣布声明,激烈斥责这一突击事情的一起,也对近期的区域安全形势表明担忧。德国全球新闻网5日评论称,恐惧分子制作圣城爆破,旨在宣布一个信号:任何当地都能够成为他们的进犯方针。他们能够让中东甚至全球其他当地堕入新的紊乱,处于惊惧之中。恐惧安排初步“争吵”?“沙特已不再坐落IS的‘白名单’上”,德国新闻电视台5日评论说,沙特此前常因与IS的联系遭西方批判。上一年12月,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揭露责备,沙特赞助了国际各地的伊斯兰教瓦哈比派,而瓦哈比派给IS供给了“完好的思想体系”,并让一些温文的穆斯林变得急进,所以沙特是某些极点分子的“最大赞助商”。现在,跟着西方和沙特在冲击恐惧主义上协作的深化,恐惧安排初步“争吵”。德国《国际报》说,IS喽罗阿布·巴格达迪和沙特阿拉伯王室屡次相互责备,对宗教观点发生严峻不合,加上沙特在反恐上与西方协作,使两边矛盾激化。有阿拉伯媒体以为,IS归于逊尼派瓦哈比派,与沙特等海湾国家的干流集体同属一个教派。它在建立之初专心于与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后来进入伊拉克拓宽地盘。而沙特一向自以为在伊斯兰国际处于高位,野心胀大的IS以为只要削弱和推翻沙特政权才有可能在伊斯兰国际建立自己的位置。沙特一向否定赞助IS,并以为遇袭与IS最近遇挫有关。沙特《生活报》5日头版大标题称,“海湾国家拉响‘伊斯兰国’恐袭警报”。报导说,今年以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暴虐多年的极点安排IS一再遭受挫折,节节败退。战场上的失利让IS把大规模恐惧举动作为一种“占有媒体头条并在支持者心目中重获自动”的途径。道琼斯商业新闻称,从截获的IS领导人通讯得知,IS正敦促其支持者在各自国内分散恐惧,而不是参加到叙利亚的作战中,这一指令发向IS的一切分支机构。西方官员说,在其消耗贵重的暂时戎行面对问题之后,IS越来越转向本钱较低但能引起巨大重视的游击作战。跟着IS煽动支持者在全球范围内发起突击,来自IS的要挟越来越处处分散。5日,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发作恐袭事情,导致至少一名差人丧生。当天以色列航空公司一架由美国纽约飞往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客机,飞翔途中接到匿名恫吓。为安全起见,瑞士及法国空军均派出战机护航。有剖析以为,这些事情可能与IS有关。德国《焦点》周刊5日评论说,IS一再突击逊尼派的沙特,阐明它现已没有“朋友”和“敌人”之分,它在与国际为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