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打仗是政治干部的“硬核”

能打仗是政治干部的“硬核”
原标题:能交兵是政治干部的“硬核”  5年前的古田三军政治工作会议指出,“要把战斗力规范在三军结实立起来”。战役没有军政之分。不论文官武官,首先要过战役关。政治干部为战是本分、务战是本分。  最近,有几位政委很“火”。  据报道,火箭军某导弹旅政委李保国,不只是导弹专业的行家里手,并且指挥身手超卓,被赞为“能独立领兵交兵的政治干部”;武警河南总队机动支队政委鲁宪甫,在练习场上对移动方针射击的视频震动网友,有评论称他为“赵刚式政委”;陆军某特战旅原政委武仲良,勇于揭露晒出自己的肌肉照,一身过硬的军事本质让官兵心服口服,被称为“魅力政委”……  这几位政治干部之所以这么“火”,就在于他们具有精武善战的过硬身手,不只以身作则的表率效果发挥得好,并且在能交兵、打胜仗上走在前列。正如一名网友所言:“政委够‘硬核’,才干当好官兵的‘主心骨’,未来战场需求更多这样的新时代‘赵刚’!”  在这些“硬核政委”看来,政治委员既是指挥员也是战斗员,武艺练不精,腰杆就不硬。  军政分工不分居,能文能武底气足。“硬核政委”的打赢身手不是与生俱来的,靠的是日复一日的精心研究和吃苦练习。  李保国一直把交兵作为竭尽全力的主业,走上导弹旅政委岗位后,带头学习最难的操控专业,背最杂乱的“三路图”,谦虚跟“兵师傅”学操作,很快把握了某新式战略导弹的操作方法。实装操作时,他拨动近百个开关,判读近千组数据,做到了无一过失。  武仲良之所以敢在官兵面前“秀肌肉”,源自他对军事练习的执着寻求。不论是常委“跟训日”,仍是平常辅导练习,他都会到一线为兵士作演示。每天2小时的体能练习雷打不动,然后练出一手老茧、一身肌肉。  “干一分强于说一筐。”衡量政治工作的规范是战斗力,落脚点是服务确保交兵。政治干部只要像“硬核政委”那样,具有“坐下来能写、站起来能讲、上战场能打”的本质,才干为广阔官兵树起样板、立起标杆。  邓小平同志常说:“我是一个武士,我真实的专业是交兵。”事实上,政治干部懂交兵、敢交兵、善交兵,一直是我军的优良传统。素有“政工元帅”之称的罗荣桓,在抗日战役时期,以自己发明的“翻边战术”打入敌占区,一举粉碎了日军在山东的“清乡”“蚕食”举动。解放战役中,杜义德出任刘邓麾下六纵政委。1946年初夏,在司令员王近山养伤期间,杜义德军政一肩挑,率部千里跃进大别山,屡战屡捷。刘伯承元帅曾表彰他:“杜义德是政委兼司令,司令兼政委,文武双全。”  政治干部为战是本分、务战是本分。但是,在长时间的平和环境中,有单个政治干部对政治工作摆位缺少正确认识,搞自我规划、自我循环、自我查验,不注重政治工作对战斗力的贡献率;有的军政本质不均衡却不留意补短,上了练习场身上没汗、脸上没灰、脚上没泥,军事本质弱削减了政治工作威信;有的说功好、做功差,“向我看、跟我上、照我做”的标杆认识不强,平常标语喊得响,举动上却不给力。凡此种种,不只影响政治干部的形象,也影响政治工作的位置效果。  5年前的古田三军政治工作会议指出,“要把战斗力规范在三军结实立起来”。政治工作为交兵而存在,对战斗力构成和发挥起着十分重要的效果。政治干部服务交兵越有力,位置就越杰出;走进演训场越深化,效果就越明显。各级政治干部只要不断进步交兵身手,跟使命更紧一些、贴实战更近一些,方能让中心居中,进步对战斗力的贡献率。  “以令率人,不若身先。”过硬的军事本质不只是带兵交兵的“资格证”,也是展开政治工作的“通行证”。政治干部应多向“硬核政委”学习,以时不我与的紧迫感、身手惊惧的危机感,吃苦研究交兵,做到“笔杆”“枪杆”都过硬,尽力点着官兵练兵备战的热情,会聚起强军兴军的澎湃力气。  (作者单位:北部战区陆军政工保证室)

发表评论